当前位置:正文

上次分开还是花季小姑娘 昨天相见已是白发老奶奶

admin | 2019-03-12 13:55 浏览数:

滕奶奶一开始打定主意,自己搭公交车去,“反正我有地址了,肯定能找到。”可徐洋怎么也不放心,滕奶奶双腿动过手术,走路不便,儿女也不在身边,他还是坚持自己开车接送。

滕奶奶:“我想来找你很多次了,但我之前一直不认识瓜沥在什么地方。”

下午把滕奶奶安全送回家后,徐洋给我发来一张照片,是他和两位老太太的合影,三个人都笑得合不拢嘴:“两位老人一直有说有笑,老人还喝了酒,红光满面的。”

周奶奶:“不敢当,不敢当。”

毕竟时隔快70年,滕奶奶第一眼觉得有点像,好像是,但再看看,又觉得不像,最终不能确定。

周奶奶女儿进来倒茶,滕奶奶见状夸了一句,“你女儿真漂亮!”

 

徐洋又想了个“笨办法”,下班后又查到了省内八个差不多年纪的“周顺娥”,一个一个电话打过去确认。

滕奶奶和周奶奶昨天不停地感谢徐洋。滕奶奶好几次紧紧抓住徐洋双手:“真的,谢谢,谢谢你!”

怎么确认这个人是不是滕奶奶同学?没想到滕奶奶很时髦,会用微信。徐洋赶紧加了滕奶奶微信,把照片发过去。

徐洋扶着滕奶奶去见周奶奶

徐洋回忆,“听声音,应该是哭中带着笑,我听到她在那边大声地喊,老王老王(周奶奶老伴),我小学同学找到啦!”

周奶奶珍藏着好多年的毕业证和成绩单,虽然纸已泛黄,但几乎一个褶都没有,一看就是用心收藏的。

一个84岁一个82岁,两个老太太像孩子一样,紧紧抱在一起。

周奶奶珍藏了60多年的成绩单

周奶奶:“当初的(小学)毕业证和成绩单,我都还‘抗来东’(杭州话,珍藏的意思),经常想念呢!你是第五名,我是第三名。”

小学毕业后两人就各奔东西,真的有68年没见了。

两人相见,两眼泪汪汪。离着好几个台阶,滕奶奶就激动得不得了,直呼“高兴高兴”:“认不认识(我)了?有没有试想过(今天)?”

因为滕奶奶提供的信息不实,徐洋一开始并没找到周奶奶,但他想着老人家上门求助,怎么也要给个答复,就又跑了一趟户籍室,终于翻出杭州“周顺娥”的一份旧档案,里面还有一张黑白老照片。

周奶奶家在一栋老房子的三楼。上楼时,徐洋特意提醒滕奶奶:“你脚不好,慢点走。”没想到滕奶奶顿时迈开腿跨了一大步:“没问题,我走给你看!”

滕奶奶84岁,住在文晖路,多年来一直有个心事,想见见当年的小学同学周顺娥。但只知道人在瓜沥,具体地址不详。

周奶奶:“小学毕业后,我们就没见过了。”

滕奶奶:“我知道的,你成绩一直比我好,书法也写得好。”

最后打通的是杭州“周顺娥”,那边听他说完,突然沉默了。徐洋一度以为电话断线,一看又没断,“喂——喂——”过了足足二三十秒,那边带着哭腔回道:“是不是安昌的滕丽娜?是哎,是我同学哎,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啊?现在在哪里啊?我也很想她啊……”

滕奶奶看到报道知道了徐洋,鼓起勇气打进85100000热线:“我叫滕丽娜,今年84岁了,我想找个老同学,70年都没见过面了,我只知道,这个老同学住在瓜沥,想请徐洋帮我找一找……”记者宋赟文/摄

前几天,萧山瓜沥派出所民警徐洋的名字出现在都市快报上(瓜沥兴围村92岁的潘奶奶晚上上厕所非常不便,徐洋得知后买了抽水马桶并联系工人通了上下水,在潘奶奶床边装上抽水马桶——详见3月6日B02版《92岁的潘奶奶平生第一次用上了抽水马桶!》)

看两位老人相见视频

……

提前接到消息的周奶奶,早就等在家门口。

接下来,两位老太太打开尘封快70年的话匣子,兴奋地说个不停。

扫一扫

滕奶奶昨天很精神,满头银发梳得一丝不苟,头戴黑色缠丝发箍,身上斜挎绣花小包,脖子上系了块漂亮丝巾。后来我才知道,滕奶奶已经激动得两晚没睡好觉,昨天早上6点多就醒来,花了一个多小时打扮自己。

水果和礼盒是早上出门前,徐洋母亲听说他要帮两个70年未见的老太太见面,特意塞到儿子手里的,“这是好事,你不好空手去的,把这个给她们吧!”

周奶奶:“我1984年就离开瓜沥了,在这里住了三十多年了。我也想找你的,但那个时候没通讯录,也没办法联系。”

昨天上午10点,我在萧山见到徐洋时,他已经接来了滕奶奶,正在停车。下车时他嘴里哼着欢快小曲“啦啦啦啦,浪里个浪……”大概他自己都没意识到。

徐洋一手拎水果和礼盒,一手小心扶着滕奶奶,看起来真好像“奶孙俩”。

昨天周六,徐洋休息。早上7点多,他从家出发,开车来杭州市区,接滕奶奶去见周奶奶。

这张盖着“绍兴县齐贤区安昌小学校印”的毕业证,落款时间是1951年7月。

徐洋说:“民警民警,就是人民在前,警察在后。我不过是耽误点时间,反正也是休息。”

周奶奶感叹,真没想到原来住得那么近,还以为相隔千百里。

滕奶奶其实不知道,1984年,周顺娥就离开瓜沥,调到萧山人民银行,家也搬到萧山城厢街道。

Powered by 久久彩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